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屈吟庵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素艳雪凝树,清香风满枝

——记著名书画家屈吟庵先生

2013-05-27 09:41: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古人说,洛阳牡丹甲天下。

  今人也说洛阳牡丹甲天下。

  前者说的是花。

  后者说的也是花,但更是画。

  粗略估算,洛阳牡丹画家近千。然而真正能自成气象,各领风骚者,数辈而已。而屈家的柳庵吟庵兄弟,就在数辈中占据了两席。

  柳庵为兄,成名甚早。笔者曾以《他走进索光阁》为题,撰文予以介绍。今天弟弟吟庵也以坚捷的步伐,坚实的动力和丰硕的成果,站在了中国绘画艺术殿堂的追光灯下。

  一

  读吟庵的画,如沐着软醉春风,面对佳丽作倾心之谈。画面上那一枝一叶,一蕊一瓣,都已被画家注入了鲜活的生命,于灵动妩媚之中,勃发出一种虬劲之美。

  中国人赏牡丹,古来有重红轻白,重深轻浅,重浓轻淡的传统标准。白居易就曾发出“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的感叹。故白牡丹画者甚少。今人画白牡丹者亦不多。除了传统观念的影响之外,在白纸上著白花,技法也是一难。吟庵说他喜欢牡丹的整个家族,赤橙黄绿,墨白粉紫,百色纷呈,方能绚丽璀璨,蔚为大观。吟庵的白牡丹图于富贵雍容之中更透出一种雅淡素洁,清丽孤高的另类品格,吸引了不少藏家眼球。在他包括白牡丹在内的上千幅作品被“台、港、澳、日、韩、美、英、法、德、新加坡、马来西亚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友人收藏”。

  吟庵作画善从大处着眼,大胆落墨,小心经营,决不雷同,一笔下去,或凝重如山,或灵动如蛇。一阵风过,佳作告成,观者倾倒。

  吟庵秉承朱耷、郑燮、白石老人及芥子园的技法。对同时代画家的作品也丝毫不敢存轻薄之意,而是不断从他们创作灵感电光石火的瞬间爆发中汲取养分充实自己。

  吟庵作画,喜欢留白,也善于留白。对于留白的欣赏,白居易和鲁迅先生都堪称行家。“此时无声胜有声”,“于无声处听惊雷”就是对无音之声,无形之象的最生动、最具真知灼见的表述。吟庵还十分重视画作标题的构思,认为画题就是画眼,能把在画面上不能或不便表现的意蕴,运用含蓄幽默的标题在适当位置写出来,使读画者和画家共同分享作品的意境之美。吟庵制题从不因循,力争出奇出彩,譬如他为自己红白穿插的牡丹画面命题曰《富贵清白图》,为自己的白牡丹图命题曰《我自清白》,《清白一生》,《冰清玉洁图》等。如果精心构思的话题仍不能畅达其意,便会写花喻人吟诗以叹:

  一、亭亭玉立花如雪,铮铮铁骨且有节。

  丝丝清香生微风,千载韵文颂高洁。

  二、水肌玉滑好丰神,翠绿染香露池尘。

  荣辱得失等闲事,清清白白君子心。

  吟庵还是一位造诣颇深的书法家。“他出临二王,颜、柳、魏碑、隶书等诸家名帖,笔墨追天趣童稚,夸张变形,柔中蕴刚,尤其一手横出反写堪称一绝。深受中外友人喜爱,称奇赞赏”。台湾一位中医老者观后连连称赞:“精彩、神采”。

  厚积薄发,十年磨一剑。如此而已。

  三、吟庵,1944年生。出身于伏牛山中一个民间工艺家。主要业务是为当地农民自家纺织的粗布染色和印花。屈家印染的布块色鲜花美。生意甚是红火。但是随着现代印染工业的发展,大批机织的色布花布下乡。使屈家一枝独秀的手工印染举步维艰。家庭生活一下陷入困境。

  1958年哥哥柳庵到洛阳闯世界,成为一名产业工人,很快吟庵和父母也来到洛阳。每月三几十元的工资养不活一家人,柳庵不得不在工余时间到市场摆地摊,画画卖画。年纪尚小的吟庵便跟随哥哥一起看画摊,一边跟哥哥学画。哥哥教的用心,弟弟学的刻苦,自觉不自觉,吟庵已经在为日后的艺术生涯夯基础。

  吟庵不是天才,却不缺少天份。他凭着好成绩和一笔好字,考入洛阳一家国营大企业的技校,毕业分配,又是靠一张填写清秀的个人简历,被分配到车间办公室,分配宿舍,别人都是六人一间,唯独吟庵却分得一间面积稍小但却是独霸天下的单间。这为他日后自学进修提供了大方便。吟庵的个人经历非常丰富,干过车工、钳工、搞工艺美术产品设计与开发,当过团干、干过行政,又以能写会画之才干被推向总厂宣传部门领导岗位。样样都干得出色,当代国营大公司的企业文化还培养了吟庵耿直认真,细心如发,不苟同,不随俗的做事风格。

  滴水穿石,铁梁磨绣针,几十年如一日,对艺术孜孜追求,他言气息,言神韵,更言意境。他外师造化,中发心源,终成大器。吟庵常说自己很幸运,背后有座靠山就是他的恩师又是其胞兄柳庵先生在教导与支持着他,又时遇春风春雨。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就是吟庵。

  在别人眼里,吟庵已经是一个无论在业界,还是在社会上都有一定影响的明星级人物。真是要风得风,要水得水。可是吟庵却对我说,他非常想念过去,尤其是随哥哥大街卖画的情景,时时牵绕脑际,浮现梦中,吟庵写了一首诗:

  卖画

  半个世纪如云烟,随兄卖画天正寒。

  雪花洇湿牡丹瓣,只为换得买米钱。

  吟庵,一个成功者,却不骄不矜。牢记过去,心存感恩,感恩其兄,感恩家人,感恩朋友,感恩社会。

  此刻,正值艺术黄金年代的吟庵先生,佇立的在他“临风居”画室的窗前,凝神远视,若有所思。他看到了北邙,他听到了洛水,他感触到从天山、昆仑山吹来的清风,他陶醉复又警省。他暗暗告诫自己,艺术之峰尚高,却不可懈怠。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屈吟庵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